挣的还不够赔,那些跟风做短视频的人活得怎么样了? 微果酱 2021-02-02

“不管它最终成功或失败,现在抓紧时间去做,才是正确选择。”


在刚结束的“微信之夜”上,张小龙断言:“视频化的表达可能是下一个十年内容领域的一个主体。”

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在不久前也曾公开表示,“未来会做视频,就像以前会写作文一样。”

无巧不成书,2020年,被抖音快手称霸已久的短视频江湖,因为B站的破圈、视频号的横空出世打破宁静,全员重新洗牌。

十年B站大器晚成,一岁视频号来势汹汹,一下子,大批创作者们闻风而动,小米创始人雷军的“飞猪理论”屡被提起,短视频的风头在直播的冲击下仍旧强劲。

站在风口上,真的猪都可以飞起来吗?今天,微果酱采访了那些2020年在短视频赛道勇敢“追风”的创作者们,看看他们到底是不是真的飞起来了。

一、从公众号转型短视频,只因看见了风口

去年七月份才开始涉足短视频的逍遥,之前的主业是运营公众号。他向果酱妹坦言:“抖音和快手都没有抓住机会,因为感觉做视频的门槛比较高,自己以前只是弄图文,从来没接触过视频领域。”

直至被内测到了视频号入口,逍遥觉得,是时候逼自己一把了。但万事开头难,原本对剪辑一窍不通的他日复一日地找素材、剪辑,想文案。逍遥直言:“前面是最痛苦的,到后面产生兴趣了,遇到困难就愿意去找解决办法,归根结底,感兴趣是最重要的。”

挣的还不够赔,那些跟风做短视频的人活得怎么样了?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果酱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1-02-02

目前,他一个人运营着5个视频号,经过半年的摸爬滚打后,逐步清晰了账户的定位,从最初的影视综艺、幽默搞笑剪辑,到现在专注本地生活。他说“明年打算做一个旅游博主号和一个美食博主号,我感觉本地生活的视频号很有商业价值。”

当机遇撞上风口,就没有不去做的理由。同样出身于公众号运营的七重,去年8月份在前领导的投资**册了一家公司,毅然从微信转身抖音,走上了短视频创业的道路。

“我的团队之前都是做个人公众号创业的,2018年纷纷转战抖音。而我在做微信运营时也没有一个好的收入,因此,看好短视频前景的一群人就这样结伴进场了。”

七重的团队目前有五个人,主要做文化教育类的抖音矩阵号,产出主要靠素材剪辑,目前规模在30个账号左右。把粉丝引流到个人微信进行变现是他们在抖音驻军扎营的根本目的,整个变现方式类似于知识付费。

与此同时,七重的团队正在布局视频号,采访中他表露出对该前景的认可,“视频号寄生于微信生态,对于公司直接沉淀流量到个人微信的打法很有帮助,我们能够更加充分地利用现有粉丝作为新账号的冷启动。

不同于逍遥和七重的中途变道,目前在B站拥有近10W粉丝的Apple,一开始就选定了短视频赛道。“刚开始做B站的时候没想太多,唯一明确的就是要做视频。

Apple是B站数码区的一位UP主,由于所做的数码产品测评内容与主流的短视频在时长上有差异(基本上在七八分钟),所以最后锁定了唯一能承载的B站,歪打正着,碰上了B站破圈的全盛时期,跟风入站的短视频创作者一茬接一茬,Apple的竞争对手与日俱增。

二、2020年做短视频,真的能赚到钱吗?

据《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》显示,2020年我国短视频用户规模已达8.18亿,市场规模占比达1302.4亿。此外,据QuestMobile发布的《2020双十一网络营销洞察报告》显示,双11期间多领域在短视频投放占比增长达20%,短视频更受广告主的青睐。

挣的还不够赔,那些跟风做短视频的人活得怎么样了?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果酱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1-02-02

在如此庞大的用户市场和商业环境里,短视频承载着新媒体人陡然升起的掘金梦。但鲜被提及的是,“飞猪理论”其实还有后半句——“长出一个小翅膀,就能飞得更高。”

站在风口上固然重要,但能否在大好环境下自己长出一双翅膀,才是取得成功的关键。

对于Apple来说,做UP主最大的困难就是找准频道定位,“这是我一直在试错的事情。第二就是涨粉,有些B站up主涨粉快,产出一条爆款视频粉丝量就蹭蹭上去了。但这都是少数,还有很多up主做了很久视频,内容也很优质,但粉丝量依然不见涨,这其中要经历的就是,你明明在好好做视频了,但有可能没播放量,也没人看。

这时候选择放弃还是继续坚持,成为了她最为挣扎的事情。

Apple向微果酱透露,“目前账号营收比较稳定,但肯定不算特别好,变现形式还是比较单一,主要做视频内容定制,广告投放等等,感觉还是做得不够,希望可以不断进步吧。”

同样在短视频这条路上艰难前行的还有逍遥。经营了近半年的视频号,最近才陆续有靠谱的广告主找上门 。在视频号直播被炒得如火如荼的大潮里,他也尝试过直播和带货,但效果都差强人意。

目前赚的钱和我这半年的付出肯定是不成正比的,但我还是比较看好视频号未来,明年应该会好很多。”逍遥乐观地说到。

相比Apple和逍遥,七重的抖音创业之路就顺遂得多了,因为内容和账号粉丝并不是他的目标,所以从现状来看,抖音引流的效果达到预期,整体处于一个盈利的状态。

三、只要有好内容,什么时候都不算晚

2020年,整个短视频江湖跌宕起伏,在如日中天之际遭遇当头一棒,行业寒冬拿起一盆盆冷水往从业者头上浇:广告缩水、拍摄受阻……等待复苏成为最大的期盼。

熬过了停滞期,依然屹立的短视频赛道转眼来到了2021年,会有新的篇章等着前仆后继进场的创作者们去书写。而有些前人的经验,或许会对他们有所启发。

挣的还不够赔,那些跟风做短视频的人活得怎么样了?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果酱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1-02-02

而对于这些短视频“追风者们”,带着2020年的经验和教训,他们将2021年的旗子插在了更高的地方。

除了希望通过更多的尝试,在视频号直播和带货上积累经验外,逍遥立下了真人出镜的flag,目前已经声音出镜的他,认为个人IP的粘性是最大的。

“老是借用网上的素材,很难形成IP。搭建个人IP是我认为发展视频号最佳的方向,但我目前还做不到,所以就先在其他类别做尝试,慢慢地学习,慢慢地进化。”

七重今年的目标则是把团队扩充到20人,致力于扩大矩阵号的规模。至于Apple,2021年她给自己定下的计划和目标都是涨粉,希望将视频打磨得再精细些

看惯了刚入场就涨粉十万,乃至百万的别人家的爽文故事,追逐新风口、为涨粉秃头、在瓶颈期挣扎……这才是诸如你我他的普通创作者们的常态。

而且无论是在短视频“追风”的人还是留守原地的“古典自媒体”,获得成功的密钥都是“内容为王”。所以正如七重在采访中所说,“做直播、做短视频只是跟随风口,在传统图文平台也有很多优秀创作者,不是说一定要跟随潮流,能在自己熟悉的领域深耕细作也未尝不可。”

任何事,做到极致就是艺术。

-END-

文章标题:挣的还不够赔,那些跟风做短视频的人活得怎么样了? 微果酱 2021-02-02

文章链接:http://www.tanglang360.com/2021020921011663659.html

转载声明:本文内容,来自于网络,不代表【螳个里个螂】立场,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参考,本站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。

免责声明:如有侵权,请邮件80164590@qq.com,予以删除。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