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那些在抖音带货的体育人们

作者 : 暴走萝莉

编辑:暴走萝莉

多年前,他们是站在领奖台上被万众瞩目的天选之子,多年后,更多的人回归平凡甚至境遇一般。命运可能有时候会不公,但生活从来都不止一种选择。无论如何,体育精神永存,总有一些人不信命,顽强地做着斗争。

短视频、直播的兴起,为部分退役的体育人重新燃起了希望和光。在社会这一竞技场上,谁能快速拥抱时代变化,谁就能离目标更近。

1、@正能亮(郑亮)排球名将

郑亮,中国男排“黄金一代”主力队员,曾和队友多次在亚锦赛、亚运会夺取冠军,退役后因脊髓病变导致腰部以下瘫痪。 

​那些在抖音带货的体育人们

五年前,郑亮得了一种很古怪的病,下半身瘫痪。

出身篮球之家,父母均是浙江省队的主力,但郑亮却更爱踢足球。从小身体瘦弱,母亲一度担心他不适合走体育这条路,但郑亮却意外发现自己对足球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,不过,2米的身高成为了他的发展瓶颈。

80年代初,黑白电视机刚刚在市场流通。那个年代日本电影《排球女将》风靡一时,恰逢中国女排在世界上锋芒正旺,五连冠的成绩将中国女排推向了神位。郑亮虽然内心不太喜欢排球,但是他向往夺冠以后站在最高领奖台上,看着国旗缓缓升起那种感觉。

郑亮的母亲很喜欢看排球比赛,耳濡目染下,他也看了不少。他认为女排精神就是顽强、打不死,到最后还一定会赢。 

那一年省部队招聘体育兵,于是他便顺水推舟去打了排球。加入省队的时候,郑亮已经16岁了。虽然比正常人起步晚了一两年,但由于基础很好,加入省青年队的三年后,郑亮顺利进入了国家青年队,又过了三年,顺利入选了国家队。 

那几年恰逢中国男排的低谷期,为了提振整个男排的信心,国家体委将汪嘉伟从日本请回了国。汪嘉伟把中国男排从低谷带了出来,让国人看到了希望。也正因如此,那届男排获得了“中国男排黄金一代”的称谓,1997、1999年两年,中国男排夺得亚锦赛冠军,1998年夺得亚运会冠军。 

​那些在抖音带货的体育人们

20多年过去了,还有很多球迷怀念当年的黄金一代。郑亮回忆道,当时夺冠的最大感受就是,扬眉吐气了。

一打就是二十年,一直没有什么伤病,郑亮的运动寿命比其他队友要长一些,直到36岁才退役,他被称作常青树。

2006年退役之后,郑亮开始任职沙滩排球的教练。排球讲求传、帮、带,任职这九年时间,郑亮将自己的打球经验毫无保留地传递给下一代,看着他们慢慢成长,内心很有成就感。

如果没有这场意外生病,郑亮可能会一直干到60岁退休,成为排球领域的专家或者评委。

但命运却像是和他开了个玩笑,2016年,郑亮带领队伍在浙江舟山参加全国沙滩排球巡回赛,男女队伍都杀进了决赛。颁奖结束那天,他感觉到身体出现了异样。当时的郑亮并没有把身体的不适当回事,直到2017年春节,带领队伍在海南训练时,疾病发作了。

由于海南当地医疗条件较差,在医生的建议下,郑亮返回杭州进行治疗。但殊不知,他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期。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,郑亮辗转于北京、上海等各大医院检查,但所有专家给出的结论都是脊髓病变,至于具体是什么疾病,至今未得到定论。 

​那些在抖音带货的体育人们

现如今,郑亮居住在浙江一个康复医院,一住就是三年。他的生活已经完全无法自理,起身、运动都需要在护工的帮助下完成。

时间拉回到2019年,北京宣武医院拥有中国最好的精神内科,满怀信心和希望的郑亮却吃了个闭门羹,经过专家的分析,郑亮的病情已经几乎没有治愈的希望。 

这给当时的郑亮当头一棒,但生活还得继续,总得给自己找点盼头。正逢抖音当时很火,于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,郑亮开启了他的抖音直播。

每晚7点到9点,郑亮总是会按时出现在抖音直播间内,跟大家分享日常康复训练的情况。通过短视频和直播,很快郑亮拥有了2万粉丝。起初,他在抖音上分享一些在国家队的经历、有趣的赛事和领奖台背后的故事,再往后他由单纯讲述体育到讲述自己的看病历程,以及康复训练日常。 

慢慢地,他和一些同样遭受病魔折磨的病友们成为了好友,他们日常私下会交流病情。随着粉丝越来越多,直播间内用户的诉求也开始多元化,有人建议他直播带货。从刚开始的体育产品到后来的全品类,粉丝超过10万后,一些商家也会主动找上门来寻求合作。

本就高度近视的郑亮,由于长期卧床,又增添了白内障的疾病。“真的很要命。”他感叹。但尽管如此,他还是买了一套教程,自己学习了如何带货。目前来说,直播带货已经成为了郑亮生存下去的一大希望。

“收入最好的时候,一晚上能赚个七八百佣金。”

最早他尝试带货励志书籍,冬天的时候,他还尝试过带货杭州特产,效果都还不错,直播带货这件事对于郑亮来说,就是一直在变化,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。

一方面来说,郑亮缺少专业的团队,所有视频都是自己完成,他甚至没有助理。在采访过程中,郑亮多次提到,“很希望有个团队能来帮我。” 

另外一方面,是来自身体的挑战。由于下半身没有知觉,郑亮无法长期久坐,两个小时的直播时长,对于他来说已经触达极限。但如果不开播,不跟粉丝互动,整个人会更加颓废。

如果直播间人气有所回升,郑亮也会兴奋起来,多播上那么半个小时。

“其实我每天眼睛只要一睁开,就是各种痛苦的感觉,即便是坐在轮椅上,也只能是一个固定的姿势。”郑亮表示,“但我想靠自己,不想靠别人。比起别人给我筹集的善款,我更想找到自己的价值。”

2、@Michelle_Zhou 周妍欣

周妍欣,2010年迪拜世界锦标赛女子200米仰泳短池季军,2011年短池游泳世界杯北京站亚军。

​那些在抖音带货的体育人们

奥运会是每个运动员心中的最高殿堂。与2012年奥运会失之交臂,成为了周妍欣的一大遗憾。

 “我学游泳是因为爸妈完全不会游泳。”周妍欣5岁开始游泳,13岁进入上海游泳队,15岁进入国家游泳队。

长年累月下来,长时间的高强度训练,让周妍欣疾病缠身,2011年,周妍欣由于血液里尿糖严重超标,身体亮起了红灯,医生建议她停下来休息。

连续休假三个月后,参加奥运会的机会摆在了周妍欣面前,不过仅限于前两名。她心想最再拼一把。短暂的休息之后,她便重回国家队进行训练,一个月后,周妍欣在比赛中取得了第三的成绩,与奥运会失之交臂。“现在想想还是挺遗憾的。” 

2014年,周妍欣递交了退役报告,经历了两年缓冲期,她正式办理退役,结束了十几年的游泳生涯。

​那些在抖音带货的体育人们

退役过渡期间,她回到体校做教练,但由于过高强度训练,病情再次复发,后来被分配到央企上班。但游泳教学这件事情,周妍欣一直在坚持。日常工作之外,她还在一家游泳俱乐部从事教练一职。

时至今日,游泳这项运动对于周妍欣来说,更像是一种情怀。她也时常会想,如果当时再坚持一下,说不定也能有机会去参加奥运会。

不过,现在身份不同了,周妍欣感叹道:“年龄、身体各方面都不允许了,女生如果三十多岁还要训练的确不容易。” 她把这种情怀转化到了游泳教学上,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运动经历,带出更好的运动员。

2019年年底,周妍欣开始在抖音上发布自己日常训练的视频教学,没想到反响不错。但刚开始,她并未想过要在网络上教学。在周妍欣看来,游泳这项运动需要更多的是在线下的苦练。并不会因为看到直播间里的教学,就能游得更好。 

这一想法在2020年发生了转变,看到很多人在抖音上做大众体育教学,周妍欣也开始试着尝试在线上布局。

相较于抖音上已有的基础教学,周妍欣的课程更专业一些,也相对比较严肃。目前,在抖音上做类似教学的多是停留在了第一步,教会你如何速成游泳。 

而周妍欣做的是第二步,如何学好游泳甚至能达到比赛水准。她始终坚定地认为,一两次训练不可能让技术进步,只有3至5个月的刻苦训练甚至是更久的磨练,才能取得成效。

她更希望能够通过直播来解决一些人的疑惑。 

​那些在抖音带货的体育人们

疫情期间,一些偏远地区的运动员没办法找到更好的教练,他们通过抖音认识了周妍欣,疫情过后,甚至有人跑到上海来找她请教技术;有两个学生从不会游泳到跟着她的直播课,一路成为了同龄人中技术最好的;也有专业游泳教练在直播间和她请教一些专业技术问题。

这些点点滴滴都让周妍欣成就感倍增。

“我们这波运动员没有赶上流量时代,大多数人都比较落寞。没有很多人知道你,在这条路上我一度想要放弃,但我能确定的是,做这件事能帮助到更多人。”周妍欣感叹道。

相比之下,直播带货可能是其接下来的尝试。周妍欣称,自己账号虽然粉丝不多,但却有着极强的粘性,多数都是游泳爱好者,有着共同的兴趣点。

在她的抖音橱窗中,多是挂有一些专业游泳运动设备,带货效果好的情况下一晚上能收入5000-6000元佣金。

“如果9月份有很好的的契机,我会尝试专注做直播带货。”

3、@不火的冠军 李园园

李园园,2003年捷克残疾人自行车世锦赛冠军,运动生涯中共获得46块奖牌,两次打破世界纪录。

​那些在抖音带货的体育人们

13岁的一场车祸,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,让本就家境贫寒的李园园变得极度自卑。

本是花一样的年纪,她却早早戴上了十几斤的义肢。身边的朋友陆续上学了,由于身体特殊原因,李园园却只能在家闲赋,无所事事。

17岁那年,当地残联根据档案信息找到了李园园,把她推荐到了体育局。

那个年代,接触信息的渠道很窄,没有手机也没有收音机,获取信息的渠道全靠一台黑白电视机,而且当时的电视里铺天盖地都是各式广告,看任何一个节目都得靠等。 

“那个时候根本不懂运动员是干什么的,我在想只要有个事情干就行了,就这么简单。”

不过,当运动员是有生活补贴的,一个月五百块。在2002年的时候,对于李园园的家庭来说,已经是个不少的收入。

​那些在抖音带货的体育人们

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,两年前装的义肢已经不足以支撑如此高强度的训练,教练建议她更换义肢。李园园的父母都是普通工薪阶层,一个月工资也才500元,还得支撑全家人的生活开支以及人情往来。为了给李园园凑新义肢的2500块,父亲几乎借遍了身边所有的亲戚朋友,这让李园园触动很大,觉得义肢来之不易。

李园园没有辜负这来之不易的机会。成为运动员之后,李园园变得积极了,也更有想法了,她也慢慢地清晰了自己想要什么,“我想站在更高的领奖台上。” 

2003年,李园园如愿进入了国家队,代表国家去捷克参加比赛,一举夺金。当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响彻捷克运动场的时候,她的荣誉感倍增。从此,李园园更加坦然了。赛后,她顺利进入了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名单,但命运再次跟她开了个玩笑。在临近比赛的一场训练中,李园园手臂骨折了。“那次对我的打击还挺大的,毕竟前两年走得太顺了。”

2007年,参加2008年奥运会的机会又来了,结果手臂再次骨折,让她彻底失去了参加奥运会的机会。没能参加奥运会,也成为了李园园运动员生涯中的一大遗憾。

在此之后的两年,她依旧在参加各种运动项目,不过一路伤病不断。

2008年,她结束了运动员生涯,开始在社会上摸爬滚打,但由于身体残疾加上学历门槛,又长期和社会脱节,一直碰壁。她开了家自行车行,但一路走来都不是很顺,攒的十万块积蓄全部亏了进去。

两年后,李园园再次回到了省队参加训练。2011年退役后再次出来工作创业,她尝试了各种副业和工作,但多年运动员的习惯,让她难以习惯朝九晚五坐班的约束感。

2017年是更难熬的一年。那一年,李园园提前三个月早产,加上孩子视网膜病变,医疗费用如一座大山压得李园园喘不过气来。在这个节骨眼上,她的老公失业了。

前几年的积蓄,都用在买房和装修上了。2018年底,李园园开始跟着嫂子在网上卖海鲜。那段时间,从接单到拿货,买冰袋,打包,送到快递点,虽然忙碌,但确实是有钱赚的。在这个过程中,她接触到了抖音平台。

2019年年初,李园园开始专心拍抖音。国庆节之际,李园园拿着奖杯唱《我爱我的祖国》的一则视频爆了。慢慢地,粉丝越来越多,她也将海鲜带货事业转移到了抖音上。

据她回忆,好的时候一天能赚两三千。那段时间她在直播间一边聊着生活状态,一边带货家乡生鲜。早上去配货,中午就把货给发完,下午拍完视频就回家直播。

​那些在抖音带货的体育人们

带货近两年后,由于海鲜类产品售后问题难处理,她感到自己遇到了瓶颈。现在,她正在探索全品类带货,想把这份事业做的更好。

在做直播这段时间,李园园也结识了更多的残疾人朋友,他们都苦于没有货源不会运营。在她身边也有不少退役的残疾人运动员朋友,他们大多数都面临着生活的压力。

李园园现在想做的是一家专门服务于残疾人的带货团队,从品牌对接到内容把关,形成一定的流程化。

目前,团队有五个人在运作,同时运转了6个账号。每成一单,就会有1元捐赠给残疾人群体。去年10月份,李园园还和几个朋友自发组织去了大凉山做公益。

在带货过程中,李园园也会经常收到粉丝的建议,建议她去做自行车,当教练,但李园园看来,适合自己的路才能走的更长远。

-END-

文章标题:​那些在抖音带货的体育人们

文章链接:http://www.tanglang360.com/2021080917024870496.html

转载声明:本文内容,来自于网络,不代表【【螳螂可视化建站】】立场,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参考,本站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。

免责声明:如有侵权,请邮件80164590@qq.com,予以删除。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